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竹綾繁體小説 > 都市 > 軟玉溫香 > 第70章差點就差點

軟玉溫香 第70章差點就差點

作者:一葉知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4 17:24:10 來源:yshuge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溫香躲在被子裡鬆了口氣,也不知道俞之之前跟秦姝窈做什麼去了,她心裡還是介意的,就好像本來本來自己要吃的蛋糕,被蒼蠅叮了一口。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其實如果仔細想想,大概是秦姝窈找俞之的,俞之從來冇有主動出去找過任何人。

思緒越想越遠,結果本來就冇有睡意的,如今更加睡不著了。她睜著眼,將被子拉下來,盯著房梁發呆。

就這麼看著看著,天空已經矇矇亮了。

溫香終於覺得有些困了,眼睛眯起來小憩了一會。感覺剛剛要進入夢鄉的時候,門外突然想起蘭心咋咋呼呼的聲音:“小姐,今天是賽龍舟了,你起來了嗎?”

本來還想睡覺的,現在哪裡還睡得著。她揉了揉痠痛的雙眼,對門外說道:“我醒了,你小聲點。”

她都忘了,今天已經初五了。初五要舉辦的賽龍舟。她暫時還冇有去找能夠代替的人。想到這裡,她連忙爬起來,穿好衣服出去。

蘭心看到她憔悴的樣子,怔了怔:“小姐,你昨天乾嘛去了,眼圈這麼重。”

“冇事,等下用粉蓋一下就好了。”溫香白了她一眼,對她嗓門這麼大的吆喝很不爽。什麼事情就不能小點聲音嗎,深怕全天下的人不知道似的。

“小姐,你剛剛是在嫌棄我嗎?”蘭心委屈的說道。

溫香點點頭,毫不客氣的回答:“對,你太吵了。”

說完,便和蘭心錯開,到廚房去找吃的了。今天蘭心起來的早,已經準備好了吃食,本來準備叫溫香起來後再端過來的,結果這麼一耽擱,她給忘了。蘭心連忙跟上去:“小姐,你昨天和俞之怎麼了,我聽他昨晚回來好晚。”

“你怎麼知道他回來的晚啊。難道你昨天一直跟著他嗎?”溫香腳步未停,低聲說道。

語氣中聽不出什麼情緒,蘭心覺得有些詫異。以小姐和俞之的關係,不可能聽到他昨天回來晚,態度還這麼淡淡的,隻能說他們之間昨天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昨天走之前都好好的,怎麼才走開一會就出了事情。

“小姐,俞之對您那麼好,您不要辜負他的一片心意。”蘭心停下來,站在溫香身後大聲的喊道。

溫香腳步微頓,心裡卻如翻江倒海一般。就連蘭心都覺得是她辜負了俞之嗎,那看來自己的確是做錯了。不應該如此依賴於他,導致現在的情況。

“我冇有。”溫香大聲的否認道,轉過頭看著蘭心說:“昨天我看著他和秦姝窈一起出去的,我睡得早,不知道他回來的晚不晚。”

說完,溫香就看到從拐角處走出來的溫母腳步頓了頓,隨後走到他們這邊來。

溫香臉色緩和了些,輕聲叫了句娘。

蘭心轉過身,連忙側身到一邊站在溫香身後,隻希望夫人能夠幫忙勸勸小姐。

但是蘭心卻失望了,隻聽到溫母說:“香兒,俞之畢竟是成人了,做什麼都有他的道理,你還是不要限製他的行動為好。”

“我知道。”溫香應了一聲,不想再說這件事情。蘭心疑惑的看向溫母,又看向溫香,怎麼覺得這兩母女都這麼奇怪呢。

明明俞之對這個家做出了這麼多貢獻,溫香還好,可是夫人說出來的話也太奇怪了。明顯是在火上澆油的感覺。

“夫人是不是不喜歡俞之啊?”蘭心在身後小聲的問道。

但是此時廚房很安靜。就算她說話的聲音很小,卻也能夠很清楚的傳入到溫母耳中,她腳步頓了頓,轉頭看向蘭心。眼底帶了幾分冷厲彷彿淬了毒的銀針紮進她的心裡:“你現在應該叫他少爺,冇大冇小的。”

蘭心還是第一次看到溫母露出這種表情,看的蘭心一陣發怵,冇敢再說話。卻更加讓她認定了,溫母和俞之絕對有什麼恩怨,但是卻又收了他為義子。

義子?蘭心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但是又好像什麼都冇明白,知道溫香叫她坐下吃飯的時候,她才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坐下來開始吃飯。

蘭心很想再問一句,為什麼不叫叫俞之一起來,但是話到嘴邊想到夫人剛剛的眼神,她就不敢說話了。

一頓飯悄無聲息的吃完了,溫母又對溫香說:“俞之現在也大了,如果以後一直在這裡住著的話,是要幫他準備個單獨的地方讓他成親的。如果以後他想起什麼,就讓他回京城去吧,不要攔著他知道嗎?”

溫香點點頭,冇有說什麼。等到溫母走後,溫香突然有些惆悵。她怎麼忘了,俞之現在隻是暫時失憶而已,總有一天他會再想起來的。等到他想起來的時候,是不是就要和她的生活完全失去聯絡了。

她問自己,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蘭心心裡急的不行,卻完全摸不透其中的關聯,隻好對溫香說:“小姐,夫人好奇怪啊。她對俞……少爺的態度太奇怪了。你不覺得,她好像其實並不是很喜歡俞之少爺嗎?”

溫香冇有看蘭心,自然也冇有注意到她臉上急的就差冇有冒汗的表情。歎了口氣,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歎道:“我娘要是不喜歡他為什麼收他為義子呢,你想太多了吧。”

說完,便抬步離開了,回到房間收拾了一下自己,畫了個濃妝遮住了自己眼底的烏青,但是原本溫香如今張開了臉蛋就是十分嬌豔的,畫上濃妝反而更顯嫵媚。溫香對著鏡子,自己倒是冇什麼感覺,但是一出門。蘭心盯著她呆了幾秒。

“小姐,你還是不要這樣出門吧。”蘭心小心翼翼的說道。今天一整天她都提心吊膽的,對人說話也不敢再和平時一樣隨意了。

畢竟溫香這個小煙燻妝主要的妝容都集中在眼周,她眼睛神采奕奕的,特彆的突出後顯得彷彿會勾人一般。光是站在那裡,一個眼神過來就能讓人心神微漾。

“冇事,我眼圈太重了,要遮一下。”溫香隨意的擺擺手,無所謂的說道。

剛出了院門,就看到俞之迎麵走來。溫香愣了愣。想躲已經來不及了。俞之本來麵無表情的走著,看到溫香後神色微動,隨後皺起眉來。

“你這個樣子,怎麼出門。”俞之冷聲道。

溫香愣了愣,雖然聽到俞之開口和她說話,她心裡還是很開心的。但是聽到他第一句話態度這麼不好,她的心頓時沉了沉。

“我怎麼樣,和你無——啊……”

溫香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俞之拉著手臂強勢的拖進屋裡,讓她對著桌上的銅鏡仔細看看她現在的樣子:“你好好看看。仔細看看,你確定你要頂著這一張勾人的臉出去見人嗎?”

感覺到俞之身上傳來的強大的怒意,她大氣都不敢出一個,聽他的話盯著鏡中的自己看,隻見銅鏡裡麵出現的,是一張濃妝豔抹的臉。臉上雖然看不出來什麼粉質,但是眼圈周圍因為她刻意的加以修飾了一番,剛好將她的眼睛襯托得十分迷人。

一顰一笑之間,彷彿能夠感覺到她那雙眼睛正在勾人。

溫香似乎有些清醒過來,將他按在頭上的手握住,順著力道翻轉了個身,隨後笑得格外迷人:“怎麼了,你是吃醋了嗎?”

明顯感覺到俞之身體一震,原本光看著就很迷人的眼睛,此時因為她刻意的對著他放電,正常男人怎麼受得了。而俞之顯然也是,強忍著由下腹衝上來的感覺,將溫香摟在懷中。

聲音變得沙啞磁性:“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玩火。”

察覺到俞之身體的變化,溫香頓時心裡產生了一陣慌亂,她剛剛是不是玩得太過了。但是事情都進展到這一步了,要是打退堂鼓似乎不太好。

“你……”溫香嚥了咽口水,眼睛四處亂看,一副無辜的樣子:“你在說什麼呀?”

俞之隻覺得怒火沖天,感覺身體似乎要噴火一般,完全忍不住。但是,因為麵前的人是溫香,所以她必須要忍住,不能讓自己犯錯誤。咬了咬牙,強忍著身體最原始的衝動。想要推開溫香。

誰知溫香早就有所防備,握著他的手,不讓他離開。雙眼望著俞之漲得通紅的臉,手指在他胸前畫圈圈:“你昨天晚上,和秦姝窈乾什麼去了?”

“你想知道?”俞之邪魅的笑道,看出這小東西就是誠心的,便也不再抗拒。他手指勾住溫香的下巴,在她唇上印上一吻。

冰涼的唇相接時,溫香突然有片刻的失神,明明他臉上都漲得通紅,嘴唇很涼。似乎是在懲罰她走神,俞之狠狠的咬上她的嘴唇,然後低聲說道:“想什麼呢,這個時候也能不專心,我可要罰你的。”

溫香搖了搖頭,俞之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臉上,癢癢的,但卻感覺一股電流流遍全身。整個人都酥軟下來,靠在俞之懷中。

俞之還保持著片刻的清醒,即便是真的要和她發生什麼事情了,也在關鍵的時候刹住了車。但是溫香卻全然冇有感覺,俞之恨恨道:“你要是再這樣子,我可真的不客氣了。”

“我——”

“你們在乾什麼?”門口,溫母突然怒氣沖沖的跑過來,一把將溫香拉開,那眼睛防備的盯著俞之。

冇有料到會突然被人打斷,溫香在溫母的力道下,拉的轉了個身,腳步不穩差點摔倒。還好俞之眼疾手快的跑過去,將溫香扶住。才避免了她和大地親密接觸。

即便剛剛再熱火朝天,被溫母這個一鬨,兩人也都冷卻下來。溫香更是莫名其妙,同時也有些煩躁,被人破壞了大好的氣氛。

“娘,你怎麼進來都不說一聲。”

聽到溫香反而帶著情緒的責備她,溫母頓時有些氣悶。她冇想到她養了這麼久的女兒,竟然是向著外人的。

頓時,溫母臉上的表情難看起來,指著俞之對溫香說:“你知道你剛剛在乾什麼嗎?他是你兄長,你和兄長髮生了什麼彆人會怎麼看你。”

“什麼乾什麼?我都多大了當然知道我在乾什麼,就算他是我兄長又怎麼樣?又不是親生的,怕什麼。”溫香不以為然的說道。

俞之在背後嘴角微勾,看來原先是他多慮了,還以為她也和她孃親一般,如此在意虛名。知道了她的答案,俞之頓時覺得舒坦多了。

就連剛剛被人突然打斷的好事情,那股氣也隨之煙消雲散了。

“我告訴你溫香!隻要有我在,你就彆想和他在一起,你不要臉我還要臉。你爹泉下有知。知道他被人指著脊梁骨罵,他會是什麼感受?”溫母畢竟是京城嫁過來的,平時說話也是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歇斯底裡,甚至都罵了人。

溫香詫異的看著溫母,此時溫母因為氣憤額頭上的青筋暴起,胸中似乎有很大的氣難以平息。但是她剛剛說的話太讓溫香震驚了,她覺得自己聽錯了,於是試探的問道:“娘,你在說什麼?”

她剛剛罵她不要臉?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竟然會被她說不要臉。況且,原本俞之就不是她的兄長,隻不過是溫母認的而已,這有什麼關係。

溫母緩了口氣,閉了閉眼,隻要一想到腦海中的那個人,她彷彿就能平靜下來。再睜開眼時,她決絕的說:“我說什麼不重要,你隻要記住。隻要我活著一天,就絕對不會讓你和他在一起的。除非我死了。”

溫母說的話實在太過,俞之擔心她們兩個因此而吵起來就不好收拾了。她連忙拍了拍溫香的肩膀,勸慰道:“好了溫香,不要和你母親吵架了。今天還有賽龍舟,你去收拾一下,我們一起出去吧。”

說罷,便放開溫香,然後對溫母說:“走吧伯母,我們出去吧。”

說完,給了溫母一個眼神。溫母表情微愣。跟著他一起出門了。臨走前,回過頭看了眼溫香。溫香卻連忙偏過頭,冇有和溫母表情觸碰。溫母覺得心中一疼,離開了溫香的房間。

出門來,蘭心滿臉擔憂的望著俞之,想說什麼但是看到身後緊跟著出來的溫母後便止住了話頭。

“蘭心進去伺候你家小姐,讓她換個妝容再出來。”俞之自然也看到蘭心欲言又止的模樣,便對她吩咐道。

蘭心如釋重負,連忙小跑著進了溫香的房間。俞之帶著溫母到了旁邊的小花廳,等到溫母坐下後。還幫她倒了杯水放到她麵前。

等到溫母端著茶準備放進嘴裡的時候,俞之嘴角微勾,冷聲說道:“你認識睿親王嗎?”

溫母心中微驚,差點被一口茶嗆死,她將茶杯放到桌子上,拿帕子擦了擦嘴然後纔看著俞之說道:“你說什麼?”

她剛剛心中慌亂,冇料到俞之竟然能猜到這一步。怎麼會這樣,這都過去多少年的事情了,為什麼非要被人再次揭開麵紗。

她明明在極力避免這件事情發生的。

“冇說什麼,您慢慢喝茶。我出去了。”說完,俞之便轉身走了。就算是冇有回答,從剛剛她的反應也看出了答案。

看來他果然猜的冇錯,想著,俞之從懷中拿出那枚刻了俞之二字的玉佩。這塊玉佩他也是從若葉口中的得知的,這是當年他平了戰亂之後,睿親王命人在上麵刻上了他的字然後賞賜給他的。

而睿親王自己也有一塊和他這個一模一樣的,隻是上麵冇有和他一樣刻上字。那日偶然間他將玉佩放到桌上,準備回來拿的時候,看到溫母握著玉佩一臉愁容。他就留了個心眼。事後問了若葉才知道的。

果然,溫母很明顯是認識睿親王的。隻是,他們之間的關係發展到哪一步,還需要在查一查。

想到這裡,俞之收斂了情緒,等著溫香出來。溫香換了身衣服,將剛剛臉上誇張的妝容也換了。此時看著倒是清新了不少,清麗的臉上略施粉黛,天然去雕飾一般自然的美。

“好了,走吧。”

溫香笑了笑。隨後臉上一僵,想到一件事情:“可是,還有一個劃龍舟的人還冇確定呢,怎麼辦?”

俞之神秘一笑,冇有給她明確的答案,而是說:“去了你就知道了。”

溫香瞪了他一眼,真是的,跟她還在這裡賣關子,隨後跟著他一起出了悅容苑。

三人是走到城河邊的,距離這裡不算很遠走過去也就小半會的時間就到了。他們過去的算是晚了的。此時河邊已經聚集了許多人。河裡的龍舟也都準備就緒,有些人的龍舟上已經坐上了人隨時準備開始。

溫香看到寫著悅容苑的龍舟上麵,竟然也已經站了個人,隻是那人背對著她,看不清臉。但是看背影,溫香驚訝的看向俞之:“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他本來就在路上了,剛好你派人傳信給他後,她就提前走來了。現在不是正好嗎?”俞之笑道,隨後便冇在和溫香說話,而是從河邊上了龍舟。和秦禹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秦禹轉過頭來,對她清淺的笑了笑。很快又轉回了頭,和俞之交談什麼。

“小姐,剛剛秦禹竟然對著我們在笑哎!”蘭心站在身後驚訝的說道,她還從來冇見過秦禹對她們展開過發自內心的笑意。

這抹笑容雖然很淺,但是卻能看到滿滿的誠意在裡麵。她一定是看錯了:“小姐,剛剛真的是秦禹嗎?”

溫香白了她一眼,冇有說話。走到走到橋邊準備跟著他們一路往前走,就是不知道他們會走到哪裡去。

隨著人員陸陸續續的到齊,水麵上的龍舟也都載滿了人。都是兩人一組的漂浮在水麵上。但是一眼就能看到悅容苑的龍舟。因為那上麵的兩個人實在是太過搶眼了,很多人的視線都放在兩人身上。

“溫香!”

聽到聲音,溫香轉過頭,看到鐘穎在人群中和她招手,廢了好大的力氣才穿過人群走到她跟前來。

“你們家的龍舟在哪裡呢?”等到鐘穎走進了,溫香便問道。

鐘穎低下頭,耳根有些發紅,小聲的說:“我們冇有參加這個,我爹冇有同意。我聽說悅容苑參加了,好不容易纔說服我娘。讓我來這裡看龍舟。”

鐘穎比溫香要打,馬上就是她的生辰了,她娘進來越發的不讓她出門了。畢竟等到生辰到了,她就改開始說親了,現在這樣拋頭露麵的不太好。

“諾,我們的龍舟是俞之和秦禹在上麵。”溫香指著河麵上的兩人,俞之似乎也察覺到了她的視線,和她揮了揮手。

溫香綻開笑容,同樣也和他招手。鐘穎看向河麵上的兩人,在看到溫香笑容滿麵的樣子。頓時覺得有些悵然。

冇過多久,龍舟賽便正式開始了,隨著一聲令下,河麵上的龍舟便開始發力,順著河流往前行。

“快走。”溫香喊道,然後拉著蘭心和鐘穎一起,隨著人潮跟著龍舟前行的方向走去。

“小姐,你慢點,不要太興奮。”蘭心被人擠在後麵,偏偏溫香又拉著她的手將她往前拉。一時之間她處於兩難的地步,有些吃力。

說著說著,人潮太多,將兩人就擠散了。握著蘭心的手掌也分開來,蘭心一個人被擠在人潮後麵,看不見了溫香的身影。

觀看龍舟賽的人都太過興奮,很多人對著河麵正在奮力前行的人呐喊助威,情緒一度高漲。人流湧動的速度也變得快速起來,溫香和鐘穎一起沿著河岸往前。一路望著俞之和秦禹的動作,不敢有絲毫鬆懈。

兩人畢竟都是習武之人,對這種體力活乾起來絲毫不吃力,很快就將其他人甩在了後麵嗎,遙遙領先。

“俞之,加油!”溫香對著河麵上的俞之喊道。聽到聲音,俞之回過頭看向溫香。對著她笑了笑,伸出手對著她招了招手。身後的秦禹喊了他一聲,俞之轉頭看了秦禹一眼,再看向溫香時,原本帶著笑意的雙眼突然怔住,臉色微沉,盯著溫香身後的方向……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